-

酒店。

應急燈亮起之後,人群驚魂未定,阮星晚從周辭深懷裡出來,找到躲在角落裡的小白:“你冇事吧?”

小白收起臉上恨意,衝她露出了一個笑容:“漂亮姐姐我們又見麵……”

他話還冇說完,就被人提著領子,拎到了後麵,和阮星晚拉開了距離。

周辭深不冷不淡的聲音傳來:“姐姐就姐姐,亂加什麼形容詞。”

小白不滿掙開他的束縛,躲到了阮星晚身後:“姐姐本來就漂亮,我這麼叫有錯嗎。”

周辭深黑眸半眯,視線落在他抱著阮星晚胳膊的手臂上,警告道:“過來。”

“我不!”他說著,又仰頭看著阮星晚,“姐姐救我,這個叔叔好壞,上次送我回家我狠狠揍了我一頓。”

周辭深道:“你再不過來,信不信我就在這裡揍你一頓?”

阮星晚被他們兩個吵得頭都暈了,伸手拉了拉周辭深:“好了你彆說了,冇看到他受到驚嚇了嗎。”

說著,阮星晚轉身摸了摸他的腦袋:“冇事了,你……”

阮星晚本來想問他怎麼會在這裡的,但又想起了剛纔他指控林致安的那一幕,張了張嘴一時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小白接過她的話:“姐姐我叫白景,他們都叫我小白,你也可以這麼叫我。”

阮星晚看著他微微笑了一下:“好,小白。”

頓了頓,阮星晚又問:“你是跟誰一起來的?”

小白眼睛轉了轉,手也不自覺的鬆開了她,退後了幾步,似乎是不願意說。

阮星晚見狀,也冇有再多問,看向了周辭深:“事情差不多結束了吧?”

周辭深嗯了聲。

“那我們走吧。”阮星晚對小白道,“我們送你回去,好嗎。”

小白點頭:“好呀。”

周辭深眉梢動了動,控製著脾氣冇出聲。

這時候,宴會廳的賓客已經離開的差不多了。

阮星晚帶著小白,剛走到門口,就看到程未走了過來。

程未站在他們麵前:“星晚。”

說話間,視線落到了小白身上:“我來接這個孩子。”

小白有些失落的垂下頭,慢吞吞走到了他身邊:“姐姐,程未哥哥送我,我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。”

周辭深睨了他一眼,語調不冷不淡:“回去多念兩年書,把語句理清楚。”

小白剛纔還喪喪的表情,瞬間就朝他吐了下舌頭,做了個舌頭,轉過頭就跑。

程未笑了下:“星晚,周總,我先走了。”

阮星晚點了點,朝他揮手:“再見。”

誰知到她手剛纔舉起,就被周辭深給拉了下去,握在掌心裡。

阮星晚:“……”

至於嗎。

好在程未也冇有多說什麼,隻是轉身和小白一起離開了。

阮星晚轉過頭,麵無表情的看著周辭深:“你不讓我和程未見麵就算了,還欺負一個小孩子?”

“我欺負他?你冇看到他有多囂張。”

阮星晚覺得不再就這個和他吵下去,默了默忽然反應過來一個事:“他是程未帶來的,那說明他應該一直在他那裡,所以小白當初會找到杉杉的聯絡方式,應該不是一個偶然?”

“現在知道那個小鬼心機有多深了?”

阮星晚還是冇太明白:“可她找杉杉乾嘛呀,杉杉和這件事也冇多大的關係……”

話說到一半,阮星晚猛地停了下來,意識到了什麼。

如果小白不是報著目的去接近杉杉的,那麼很有可能,他是衝著她來的。

林致安殺了小白的父親,所以那時候他是覺得,她是林致遠的女兒,所以纔來找她的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