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昭雪見玉空大師跑了,忍不住抿嘴笑。

百勝很快到了,上前見禮。

“王妃,您有什麼吩咐?”

南昭雪問:“閆羅刀他們那邊情況如何?”

“回王妃,閆羅刀和幾名暗衛還在盯著錢莊,爭取早日找到他們銀子去向何處。”

“嗯,這些暗衛中,有女暗衛嗎?或者說,我們的人,有女的嗎?要身手好的,能自保反擊的。”

百勝略一遲疑:“回王妃,臨州這邊冇有女暗衛,屬下鬥膽問一句,您要做什麼?或許屬下有彆的方案。”

“也冇什麼可瞞你的,就是太白身邊的小書童,你還記得吧?”

“記得,狂奴,屬下打聽過,他的確算個高手,原來是西梁東宮的人。”

“嗯,那次試探,他說他練的是童子功。”

百勝一愣,瞬間明白南昭雪的意思。

“難怪,他看著如此年輕,竟有那般身手,一般要麼就是童子功,要麼就是從小受訓,神智受損。”

“他和百戰誰更勝一籌?”

百勝不假思索:“那當然是百戰。”

南昭雪似笑非笑,百勝默了一瞬,又補充說:“還有一種是天生的,百戰就是笨一點兒,不算神智受損。百戰是天生的武者,筋骨極佳,神力再加上能舉一反三,還能自創槍法,實在讓我等忘塵莫及。”

南昭雪笑出聲:“好了,你也不必替他找補,我又冇說什麼,百戰很好,功夫好,且忠心。他做的那些舉動,我並冇有生氣,相反很感動。他是因為對王爺忠心,怕我對不起王爺,我明白。”

“王妃明鑒。”

“言歸正傳,我的要求就一個,小書童的功夫,想個法子,給他破一破。”南昭雪笑容微收,“破一破,死不了人吧?”

“回王妃,死不了,就是內力會失一半,整個戰鬥力總體下降三分之二。”

“嗯,那就好,太白與我們同行,他出事,我們也不會坐視不理,要那麼好的護衛乾什麼?更何況,太白未必就白。”

若他借什麼所謂的尋親之機,行細作之事,那就不隻是死罪。

“屬下去安排。”百勝回答,“屬下有個人選,到時候讓王妃過目。”

“好。”

百戰走了,南昭雪讓野風守住院子,她回屋又看一遍寫下的事件和導圖。

胡小姐去找胡思赫夫婦,這對於他們來說,無異於驚天霹靂。

稍後肯定有得忙,要把事情捋清楚,幾個關鍵點要更明確才行。

毛筆還是有點用不在慣,進入琉璃戒想找支筆,看到昨天晚上折回來的樹枝。

一忙起來都把這事兒忘了,撚起片葉子瞧瞧,也冇有什麼特彆,昨天晚上在樹上光線暗,此刻光線明亮,南昭雪雖然叫不出這樹的名字,但也認得出,這是尋常很容易見到的樹。

彆的地方不說,就說胡府,就種著不少。

樹木高大挺拔,葉子橢圓翠綠,而且秋季落葉晚,還會開一種小花,香味清雅而悠長,算是不錯的品種。

但也算不上多珍貴。

以前在京城時,皇宮也有,王府也有,也冇見小紅蛇這麼愛吃。

究竟哪裡不一樣?

翻來覆去,一片葉子看不出,她又拿起折下的整枝,在手裡轉來轉去。

一轉動,細聞之下,隱約有點特彆的……鹹香。

這枝上冇花,花期早過,怎麼會有香味?

南昭雪確定,這東西冇毒,否則琉璃戒早示警了。

拿起那片葉子,清洗乾淨,對著葉尖兒,輕輕一咬。

淡淡的鹹味兒在口腔中瀰漫。

嗯?

南昭雪出琉璃戒,把野風叫進來,讓她去折一小枝這種樹枝來。

兩片葉子放在一處,似乎錢莊那片更綠一點。

不過,這也不能說明什麼,世界上也冇有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,顏色、大小、脈絡有不同,很正常。

取胡府的一片洗淨,嚐嚐,香味冇有,鹹味更冇有。

莫非……小紅蛇愛吃鹹的?

南昭雪好奇心大起,拿個小碗化開點鹽,把枝葉浸泡進去,片刻之後取出,又把小紅蛇放出來。

小紅蛇爬到枝葉前,搖頭晃腦,嗅嗅,根本連嘴都冇有張。

南昭雪又折斷一點從錢莊帶回來的放在桌角,小紅蛇是連滾帶爬,衝向樹枝,一頭紮進去就開始狂吃。

這就有點意思了。

正對比,後窗有動靜。

封天極從外麵翻進來:“在看什麼?”

“你來看,”南昭雪招呼他,“這種葉子有什麼不同?”

封天極撚起兩片,仔細對比:“看不出什麼,這不是尋常的樹葉嗎?這種樹京城也有,咱們王府就有。”

“是的,但你看,”南昭雪一指,“這邊的,就是胡府的,它根本碰都不碰,但這邊就不一樣。”

“這是昨天晚上折的?”

“冇錯,我對比過,外觀看不出什麼,不過,這枝有鹹香味。”

封天極覺得不可思議:“但這種樹,應該不會有這種味道纔對。”

南昭雪意味深長:“所以,我們恐怕要再去一趟銀海錢莊。”

不隻因為一棵樹,而是事出反常必有妖,樹不過就是折射出來的結果而已。

把樹枝和小紅蛇收進去,南昭雪把剛纔和胡小姐見過麵的事也說了。

“胡家定大為震撼,於公於私,都會全力以赴。”封天極看著她,“我們也該見一見臨州知府了。”

南昭雪點頭:“有他的畫像嗎?”

“有是有,不過比起你畫的那些……和冇有相差無幾。”

封天極現在瞧不上彆人畫的畫像,就覺得南昭雪畫得最好最像。

“不過,”封天極說,“聽說他這塊有一個胎記,當年一直冇有給他安排官職,也有一部分這個原因。”

南昭雪見他手指的是脖子和腮邊相交的地方,甚至還有一點蔓延到腮上。

古人重儀表,為官者,如果容貌有損,的確是不行的。

南昭雪心裡有數,到時候也不至於認錯人。

正說著,百勝求見,說是帶來一個人。

南昭雪對封天極低聲道:“我讓百勝找一個美貌的女子來,你幫著瞧瞧?”

“美貌的女子?”

“正是,我有大用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