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門影到現在都冇有察覺到H的真正身份,她就是太過自負,以至於認為名列前茅的H會和自己是一類人。

離開之前,薑明昊經過了薑月麵前,也不知怎麼的她下意識想伸出手抓住對方。

不過好在及時收回了手,看著兩個孩子跟著顧靳言上車離開,薑月冇由來的覺得惆悵,總感覺有些奇怪。

明明所有的事是敞開說好的,但薑月就是覺得這兩人像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一樣。

一旁的趙菲見薑月盯著車輛離開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,隻以為是捨不得了,開口調侃道:“小雅是不想去,可媽媽好像很想去啊!”

她這一開口讓薑月回過神,喃喃道:“不是捨不得,總感覺不太對勁。”

“小雅,你覺得昊昊最近有什麼反常的地方嗎?”她伸出手牽住薑小雅,在回去的路上冇忍住開口詢問,不過隨即想到薑小雅可能還不知道反常是什麼意思,還解釋了一下,“反常的意思就是昊昊最近有冇有做什麼和以前不一樣的事情。”

薑小雅很認真的回想著,一直到回到客廳纔開口回覆,“昊昊最近好像很喜歡做手工,雖然喜歡也很喜歡,但最近特彆喜歡。”

這話在薑月聽起來冇有半分奇怪,畢竟薑明昊喜歡做手工是大家都知道的事,如果突然很喜歡的話,也許隻是有了心的靈感而已。

見自己冇有問出什麼,薑月一時也說不清楚自己心裡是什麼感受,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好像變的很多疑。

蘇柔見薑月蹙著眉,開口提醒道:“你可千萬彆一天到晚都皺著眉,要不然孩子生下來的時候就不好看了!”

都說媽媽的情緒能夠影響到孩子,蘇柔的話纔剛剛落下,薑月就感覺肚子有點不太舒服,連忙坐下輕輕安撫了一下。

她知道蘇柔說這話不是要求自己什麼,也是希望自己不要多想。

“知道了。”她不想彆人為自己太多的擔心,於是張口應著,隨後轉身看著身邊的薑小雅問道:“現在家裡就隻有小雅一個小孩了,小雅有想要玩的嗎?阿昭姐姐和昊昊都不在,小雅可以一直玩。”

“好耶!小雅想要去畫畫!”自從上次經過淩啟渝的心理輔導之後,畫畫就成了薑小雅最喜歡的事,不過平時她被薑明昊管著要做幼兒園佈置的作業,所以就不會有太多的時間去畫畫。

現在薑明昊一走,這不是就給了她機會!

對於薑小雅畫畫的事,薑月是很讚同的,難得孩子有自己喜歡的東西,當然是能滿足就儘量滿足。

隻是她現在的情況暫時還不能去陪薑小雅,所以就讓趙菲和覃栩一起去了。

等人都走後,蘇柔這才上前握住薑月的手揉了揉,“你剛纔怎麼了?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想不通了?現在最不能做的就是情緒堵塞,有什麼話都告訴媽好了,媽不是也冇有瞞著你什麼事嗎?”

雖然去見蘇忠是蘇柔的問題,但這本來就是臨時決定的事,加上當時薑月在醫院裡,蘇柔就這樣獨自去了。

後來也是好好告知了對方。

薑月知道蘇柔的意思,於是就將自己的猜測說了一遍,臉上帶著幾分惴惴不安,“我明明知道昊昊和靳言都不會騙我,也不會做什麼傷害我的事,但我就是情不自禁的去擔心,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