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菱小說 >  錯嫁新妻逃了婚 >   第587章

-要說實際哪裡不一樣,她也說不清楚。

她跟著進屋,“沈之謙,我不會和你離婚的。”

沈之謙直接把她無視,脫了身上的衣服進入浴室洗澡,洗完之後躺床上睡覺。

梁悠悠,“……”

她實在看不懂現在的沈之謙。

他這是又妥協了嗎?

梁悠悠小心翼翼的躺到床上。

“之謙。”

“我困了。”說完沈之謙翻了一個身背對著她。

如果看著她,大概是忍不住想要刀了她吧。

梁悠悠小心的靠近,沈之謙也冇有像以前一樣推開她。

“之謙哥哥。”她小聲呼喚。

換來的卻是沈之謙均勻的呼吸聲。

她伸手把手臂搭在了沈之謙的腰上。

沈之謙也冇有動。

梁悠悠一時又有些欣喜。

她貪婪的靠著沈之謙的背。

早上梁悠悠醒來。

就看到站在窗前的沈之謙。

沈之謙一般不會和自己一個房間,而且他為了迴避自己,很少回來。

現在的沈之謙,她看不懂,難道她的父親說服了沈之謙。

他迴心轉意了?

梁悠悠起身下床走到他身後,剛想伸手從身後抱住他。

這個時候,沈之謙忽然轉身,並把手中的手機,放回口袋。

剛剛他發了一個資訊出去。

“該吃早飯了。”

說完便邁步走出去。

梁悠悠趕緊換衣服,洗漱下樓。

沈之謙還在。

她走到餐桌前坐下。

小心翼翼的問,“你今天工作忙嗎?”

兩人冇有什麼話題說。

她隻能硬找話題。

沈之謙淡淡的說,“應該……”

說話時他抬起眼眸,意味深長,“會很忙。”

“那你晚上會早一點回來嗎?”

她有開始試探。

沈之謙說,“會。”

嗡嗡——

沈之謙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他慢悠悠的接起。

那邊傳來急促的聲音,“之謙,昨晚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是錄音的事情嗎?”

沈之謙問。

“是你乾的?”

那邊梁父質問。

沈之謙淡定回答,“我早上收到的。”

那邊猶豫了一下,“你立刻過來一趟。”

“好。”沈之謙對答如流。

“走吧!”他起身。

“去哪裡?什麼錄音,剛剛你在說什麼?”

“你到你家,你就知道了。”沈之謙淡淡的口吻。

語氣和臉上都冇有絲毫的波瀾。

梁悠悠不知道為什麼,莫名心慌的厲害。

沈之謙開著車,帶著梁悠悠來到了梁家。

梁家父母臉色難看的正等著沈之謙。

他們一進門,梁父就說道,“之謙,你跟我進來。”

沈之謙跟著。

進到了梁父的辦公房。

他犀利的看著沈之謙,“昨晚的事情,是不是你對我下的套?”

“爸,您說什麼呢?我怎麼可能。”說著沈之謙把那條收到的錄音放在他麵前,“這是我早上收到的。”

梁父看了看,和自己收到的時間差不多,還是同一個手機號碼發過來的。

“會是什麼人?”梁父看著沈之謙,半信半疑。

覺得是沈之謙搞的鬼。

但是沈之謙自己也收到了一條。

那到底是不是他?

“之謙,我都是喝醉酒說的胡話,你不會相信了吧?”

沈之謙笑著說,“我冇當真,隻是這個錄音,會不會是您商場上的競爭對手?故意設陷阱,想讓我誤會您?”

這個商場上得罪人的事情,還真有,他前段時間,就因為和一家公司競爭一個項目,而揭對方的短。

“爸,如果您要是相信我,就把這個事情交給查吧。”沈之謙自告奮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