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原本想要坐在凳子上的劉淑妃聽著這話,瞬間就是彈了起來,動作焦急的連身後的凳子都被颳倒了。

甄昔皇後聽見聲音,慢慢睜開眼睛,似笑非笑地看著劉淑妃,“劉淑妃這是做什麼,難道本宮這裡的凳子能吃人不成?”

麵對甄昔皇後的氣場全開,劉淑妃哪裡還站得住,雙腿一軟就是跪在了地上,“若是臣妾有哪裡做的不好,還請皇後孃娘指點,臣妾定當及時改正。”

甄昔皇後淡淡一勾唇,“劉淑妃如此聰明伶俐,又何須本宮的指點。”

劉淑妃聽著這話,冷汗都是冒出來了,“臣,臣妾不懂皇後孃孃的意思。”

甄昔皇後就是笑了。

這是想要在她的麵前裝傻了?

行啊,那她就看看她能裝到什麼時候。

“前段時間二皇子妃給太子妃下了帖子,不想在二皇子府被一個妾侍所為難,這件事情劉淑妃可是知道?”

“臣妾確實有所耳聞,當初韓賢妃將妾侍送進二皇子府時,臣妾也阻攔過,但韓賢妃卻固執己見……”

“如此說起來,二皇子妃的膽子倒是真的大了不少啊。”甄昔皇後直接打斷了劉淑妃的話。

也正是這句話,直接將劉淑妃所有的偽裝全部撕扯的粉碎。

廖雨薇是韓賢妃送進去的不假,但二皇子妃可是當初劉淑妃精挑細選的兒媳。

任由廖雨薇有千萬的能耐,哪怕她再是仗著愉貴妃,但她妾侍的身份卻是明晃晃擺在檯麵上的,若冇有二皇子妃的引薦,憑一個廖雨薇如何能見到太子妃的麵?

至於二皇子妃為何會幫忙引薦?

當然是受了劉淑妃的命令。

甄昔皇後淡淡地看著劉淑妃,黑眸的鋒芒似能看穿一切,“劉淑妃你是個聰明的,一邊跟韓賢妃虛與委蛇,一邊又想要傍上本宮為你撐腰,你倒是不怕撐死。”

劉淑妃真的要嚇死了,跪在地上連話都是說不出來了。

“你給本宮下毒,將本宮置於危難之地,然後再是出手相救,你想要讓本宮念你的好,明白你的可憐,但冇想到本宮一直的無動於衷超出了你的算計,所以你乾脆一次次的給本宮下毒,反正你也指望不上本宮了,若本宮死了,你或許還能在愉貴妃那邊討個好。”

劉淑妃渾身顫抖不止,喉嚨乾得陣陣發疼,“皇,皇後孃娘……”

甄昔皇後譏諷一笑,“你怕什麼,既是敢做就要敢當。”

劉淑妃就是更害怕了,臉都是冇了血色。

她緩緩閉上眼睛,好半晌,纔是再次睜開並鼓起勇氣地開口道,“皇後孃娘英明,臣妾自愧不如。”

這是承認了。

或者說,不承認也不行了。

皇後將她所有的陰謀詭計全都擺在了檯麵上,條理分明,證據充足,她就算再是如何的狡辯,也無法扭轉乾坤了。

“不是本宮厲害,是你小看了太子妃,從本宮第一次中毒時,太子妃便是看出了倪端,更是給了本宮一個可以解百毒的小東西。”甄昔皇後從袖子裡拿出了一個小瓷瓶,輕輕地在指尖摩挲著。

劉淑妃震驚地看著那小瓷瓶,半晌纔是苦澀失笑。

她一早就是聽聞過太子妃醫術精湛,可她卻是不相信的,放眼皇宮裡的那些太醫,都是醫術精湛的,可結果還不是就那麼回事兒?

結果冇想到……

太子妃確實稱得上醫術精湛這四個字。

“臣妾任憑皇後孃娘處置。”

技不如人,劉淑妃認了。

這次的她真的是一頭撞在了南牆上。

死的明明白白的!

甄昔皇後冷眼看著劉淑妃,“處置了你,不過是讓這後宮裡多一具屍體罷了,就算你不怕死,本宮也嫌晦氣。”

劉淑妃一愣。

所以皇後孃孃的意思是……

“你腳踩著兩條船,今日是被本宮發現了,本宮不會把你如何,但若今日發現的是愉貴妃,你可有想過你的下場?”

甄昔皇後冷冷一笑,“劉淑妃你是個聰明人,既是聰明人就要果斷舍離。”

要是劉淑妃連這句話都聽不懂,那就是真的傻了。

皇後孃娘這是明擺著讓她做出選擇啊!

甄昔皇後瞧著沉默不語的劉淑妃也不著急,但她可冇空坐在這裡一直看著劉淑妃那張死人臉,擺了擺手就是讓百合把人給送出了門。

百合把人送走了之後,纔回到了皇後孃孃的身邊,“劉淑妃還有猶豫,就是還捨不得愉貴妃那邊,奴婢隻怕劉淑妃不會那麼快做出選擇。”

甄昔皇後就是笑著道,“那本宮就幫幫她。”

她既是敢把人給放走,就有把握讓人主動來到她的麵前。

劉淑妃臉色發白的出了禦前,左思右想愈發的難安,乾脆就是往韓賢妃的寢宮走了去,冇想到一進門才發現,愉貴妃也是在的。

“臣妾給愉貴妃請安。”劉淑妃趕緊主動行禮問安。

愉貴妃擺了擺手,示意劉淑妃去一旁站著,她現在也正鬨心的不行,哪裡有功夫跟一個冇用的東西多廢話。

就在剛剛,兵馬司的人去禦前麵聖,說是五皇子被襲,求皇上委派太醫。

愉貴妃心裡清楚,兵馬司出麵,那就是百裡榮澤同意了此事。

雖說此事也不能真的一直瞞著,但愉貴妃總覺得應該再是拖拖的,最好拖到五皇子隻剩下一口氣,哪裡想到等張嬤嬤回來後,她纔是知道,百裡榮澤之所以這麼快就派人進宮傳訊息,是因為範清遙提前到了兵馬司,並且知曉了此事!

愉貴妃真的是被範清遙添堵給添出了陰影,現在一聽見範清遙三個字,就鬨心的要死。

“那範清遙就是個賤人,還真是哪哪都有她,要讓臣妾說,這樣的小表子就該扔去青-樓,忙死她最好!”韓賢妃一向是個嘴巴不積德的,罵起來人更是低俗的讓人皺眉。

“這是在宮裡,韓賢妃說話還是小心為妙。”劉淑妃被皇後虐的還陰影健在,這個時候自然是怕的。

但韓賢妃可是不怕,“在這宮裡麵怎麼了,要我說皇後就是仗著比咱們早進宮,才整日耀武揚威的,若是當初最先進宮的是愉貴妃,現在的皇後也不過就是一個給咱們提攜的下等貨罷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