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己什麼也不會,冇有專業的醫學知識不能為他治病,也第一次照顧人毛手毛腳的,就連最簡單的粥也不會煮,還不會討他開心。

她的存在,就像一粒灰塵掉進了繁華的市井,冇有任何價值。

楚晴雪越想越沮喪,她低著頭,不停地揪著衣服。

最主要,盛延軒這次住院還是因為自己。

她越過重重的人群看向盛延軒,他躺在床上閉目養神,俊美非凡的臉上麵無表情,眉宇間籠罩著一層濃鬱的化不開的憂愁。

她忽然發現,她從未認清過他,原來他也有脆弱的一麵。

醫生們看起來麵色沉重,盛延軒一聲不吭,楚晴雪更是大氣不敢喘。

她悄悄退到門口,關上房門,轉身靠著牆壁緩緩蹲了下去。

醫生們的檢查持續了一個小時,楚晴雪就蹲在門口守了一個小時。

裡麵沉悶的空氣令人窒息,每次聽到裡麵的交談聲她的心臟都跟著狠狠顫抖。

她怕聽見盛延軒病情惡化或者其它的訊息,所以一直不敢進去打擾。

直到醫生們陸陸續續出來,楚晴雪透過小窗戶往裡麵張望。

病房裡還站著一位年輕的男醫生,一身白大褂,看起來和盛延軒差不多大。

手上拿著病曆本皺著眉頭正跟盛延軒說話。

看著醫生麵色嚴肅,盛延軒冷峻的臉上也浮起一抹凝重,整個病房都瀰漫著一股沉重的氛圍。

楚晴雪咬了咬唇瓣,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?

會不會盛延軒病情惡化了......

病房內,醫生走向盛延軒的病床,看著盛延軒躺在床上裝憔悴,醫生忍不住歎了口氣。

“彆裝了。人都走了,你老婆也在外麵。”林瀚文踹了踹盛延軒的病床的床腳,笑著調侃。

他和盛延軒從初中到高中就是同班同學,關係很鐵,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,盛延軒的事情林瀚文基本上是知曉的。

盛延軒睜開眸子,淡漠地看了林瀚文一眼,“你怎麼還在這?”

林瀚文撇了撇嘴角,坐在椅子上。

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騙楚晴雪,裝得病弱一些,她肯定會留下陪著你。你小子夠奸詐的啊,竟然用這招,小心點,對我態度不好我就告訴楚晴雪了。”

瞧瞧他這說話的樣子,真是讓人想要揍他一頓,明明穿著白大褂本應該神聖莊嚴,但是動作和神態卻完全與這副皮囊相悖。

林瀚文這個性子從盛延軒認識開始就是這個樣子,他也早已習慣。

盛延軒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,他就知道瞞不過林瀚文的法眼,比較這麼多年來兩個人的性子都知根知底。

不過如果放在以前盛延軒也就任由他在這犯賤耍油頭,不過這件事可是關乎到自己和楚晴雪的感情。

盛延軒一個眼神殺過去,冷冽的氣場瞬間降臨在整個病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