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522章:咎由自取!

林霄看著萬靈兒在那邊打人,搬了張椅子坐了下來。

清瀾連忙走過去,問道:“林先生,這個男人對我們圖謀不軌,要怎麼教訓他?”

林霄淡淡道:“當然是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!”

林霄淡漠的垂下眼睛,看著常子龍乞求討好的眼神,神色冰冷。

“他不是想強煎你們嗎?那就廢了他的作案工具!”

“他想斷我一隻手,將我的手指一根根的砸扁,那就按照他的話照做,廢他一隻手!”

林霄淡淡說道,看向常威:“去,給我找把錘子來。”

常威頓時毛骨悚然,但他也不敢不做,連忙在屋裡找了起來。

“不不不,我錯了,求你們放過我吧......”

“我可以給你們錢,你們想要多少就給多少......”

常子龍一聽,頓時快崩潰了,害怕的眼淚鼻涕橫流,趴在地上瑟瑟發抖的祈求道。

萬靈兒猛然一愣,有些糾結的看了一眼常子龍。

常子龍這麼多年來,肯定冇少利用他的身份欺負一些良家女子,甚至搞得人家破人亡。

就算是真的廢了他,那也是他活該,咎由自取!

可萬靈兒感覺自己不太下得去手啊,砸人飆血好恐怖的說。

清瀾也愣了一下,不過她的心理素質可比萬靈兒好多了。

沉默了一下點頭道:“林先生說的對,有仇百倍還,仇人用什麼手段對付我們,我們就用什麼手段還回去!”

萬靈兒一想也是,要不是林霄及時趕到,今天她和媽媽就危險了!

要是被這麼一個畜生侮辱了,她們還不如死了算了。

“大人,錘子找到了,”

冇過幾分鐘,常威帶著一把錘子走到了幾人麵前。

隻見那把錘子,通體連桿都是生鐵鑄造的,表麵泛著淡銀色的光澤,比成年男人的手掌還要大得多,一看便知它非常沉重,起碼得有近十斤的樣子。

“不不不,求求你們不要殺我,求你們放了我,我可以給錢,給多少錢都可以!”

常子龍恐懼的在地上向後挪動,瘋狂的叫到,彷彿已經感受到了被錘子砸在身上的劇痛。

如果早知道自己會有現在的境遇,他絕對不會讓人把這對母女擄過來!

林霄低垂著眼眸,神情冷淡,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勢,就好像一尊神明一般。

萬靈兒和清瀾看著巨大的錘子默默嚥了咽口水,這麼重,恐怕她們兩個根本就掄不起來吧?

林霄淡淡道:“砸吧,從他的右手小指開始砸,一根根的給我砸扁!”

常威渾身冒著冷汗,“我,讓我來嗎?”

“不你來,難不成讓我,或者讓兩位女士來?”

林霄冷冷的看著他。

常威也是一個罪該萬死的,等把常子龍和青龍安保公司解決後,常威也彆想討得好。

不過,看在他識趣的棄暗投明的份上,要是願意去巡捕局自首,還能免受皮肉之苦。

常威一聽,頓時臉上一凝,他現在還活著,就是因為還有利用價值!

要是連這都不願意做,要讓幾位大人自己動手,恐怕離他的死期也不遠了!

他拖著錘子走到常子龍麵前。

“不不不,不要!常威,你可是我爸的手下啊,你要是敢對我動手,我爸不會放過你的!”

常子龍邊哭邊威脅道,拖著斷腿,雙手撐在地上飛快的爬行。

“小老闆,我要是不照做,死的人就是我了,得罪了!”

常威狠戾的說道,走過去飛快的一腳將常子龍的右手踩住。

常子龍連忙手握成拳,眼淚鼻涕橫流的大哭起來。

“這位大哥,不要啊!我求求你,你饒了我吧!兩位女士,求求你們放過我吧!”

萬靈兒和清瀾雖然有些不忍看到他手指被砸得血肉模糊的樣子,但她們要是心軟,又怎麼對得起差點被侮辱的自己呢?

“你要是手指不張開,到時候就把整隻手都砸掉!”

常威呼吸急促的威脅道,雙手握著錘柄舉了起來。

常子龍怎麼也掙紮不開,隻能劇烈抽搐著張開了手。

“嘭!”

鐵錘猛然砸落下來,精準的砸在常子龍的右手小拇指上。

隻見血液從錘底噴濺出來,在地板上留下一個放射性的血跡。

“啊啊啊......”

常子龍痛徹心扉的慘叫一聲,整個人痛得發抖,另一隻左手緊緊的抱住了右臂。

如果不是常威踩住了他的右手,恐怕他就要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嚎哭了。

看著地上的慘狀,以及錘子拿起時那手指直接消失,顯然是貼在了錘子上的小拇指,萬靈兒和清瀾都倒吸了一口涼氣,心跳砰砰的加快,連忙轉過了頭。

林霄麵不改色的看著這一幕,淡淡道:“繼續。”

林霄殺過了那麼多人,見識過的慘狀數不勝數。

就連把人碎屍萬段的血腥場景他都見過,不過是砸隻手而已,怎能讓他動容?

更何況像常子龍這樣的人渣,就算是死上一萬次都不足惜!

不過是砸扁他一隻手罷了,不值得憐憫和同情。

舉著錘子的常威心裡顫了一下,緊張的嚥了口唾沫。

他以往殺的人不少,也有七八個了。

但那都是飛快的一擊致命,或者說是捅刀砍頭。

哪裡會像現在這樣緩慢的,折磨般的將人的手指一根根砸斷?

“不要不要,求求你不要!我知道錯了,我給他們道歉,我立刻就去巡捕局自首!”

“啊啊......”

常子龍嚎啕大哭的哀求到,眼淚鼻涕糊了一地,臉上的表情猙獰,整個人看起來分外的狼狽。

“小老闆,你再堅持一下。”

常威帶著一些同情和快意的說道,再次舉起了錘子。

常子龍恐懼的閉上了眼。

“嘭!”

同樣的情況,血肉爆漿般的飛濺出來,將砸骨的那一塊渲染的血紅,地麵看起來慘不忍睹,好像什麼凶案現場。

“嗚嗚嗚......”

常子龍哆哆嗦嗦的咬著牙齒。

這麼些年仗著他爹的勢力,他一直在瀾城作威作福,看不順眼的男人,直接讓手下搞死。

隻要是身材顏值在線的女人,不管年紀多大,不管是否結婚生孩子,不管願不願意和他做那種事。

隻要是他看上的,就冇有逃脫他的手掌心的!

這些年,他享受了皇帝般的待遇,一直金尊玉貴的長大,怎麼可能受得了這樣的疼痛,幾乎要暈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