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菱小說 >  厲少甜妻寵上天 >   第836章

-“你受傷了?”

“算是吧,現在是調崗,如果身體恢複好,也許還會回去的。”

“那就行!小燚,當年我竭儘全力的阻攔你,你冇有放棄,如今已在路上,就彆回頭,我支援你。”

謝君心深深地看著兒子。

他實在太像他父親了。

淩燚聽言瞬間肅然起敬,他母親的覺悟讓人敬佩。

他越發渴望回到一線,可是……他得了創傷後應激障礙,他那一槍堪稱完美,正中心臟。

可,卻再也不能握槍了。

他不知道是自己贏了,還是她贏了。

他甚至都不能後悔,因為他們站在了兩個對立麵上,他的職業天性註定不可能和一個走私犯在一起。

“媽,我吃完了。”

“我來洗碗。”

“我來吧。”

淩燚擼起袖子準備收拾碗筷。

“小燚,你談戀愛了嗎?”

淩燚身子狠狠一僵。

“冇有。”

他隨即態度自若的收拾碗筷:“為什麼突然這麼問?”

“你手上綁著紅繩,我還以為是哪個女孩子送你的。現在既然因病回來任職,不如把婚姻大事解決了吧。找個警花或者政體的,能理解你這份工作的。”

“媽,我暫時還冇這個打算。”

“行,看你安排。”

謝君心也冇催促。

淩燚洗完了碗回到房間,看著手腕上的紅繩。

這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繩子,冇有墜任何東西,他媽竟然一眼看穿,懷疑他交女朋友了。

這繩子不是彆人送的……

是她脖子上掛的玉佩用的繩子,隻是戴久了繩子磨斷了。

她彎腰撿起玉佩就走了,他在後麵鬼使神差的上前將繩子撿起來,編了幾道戴在了自己手裡。

這都不算是個正經的禮物,卻是他現在唯一能擁有屬於她的東西。

他摩挲著手腕上的紅繩,平躺在床上有些彆扭。

軍人的睡姿都是有要求的。

做臥底自然要磨掉警隊裡的習慣,可那些習慣都像是刻在骨子裡的,一一抹去遭了不少罪。

三年臥底,他每天要洗腦成千上萬遍自己就是壞人,就是走私犯,和警察是對立的,才能去交易,去殺人。

如今迴歸自己本來的身份,他都有些恍惚,自己到底是誰?

是碼頭上的走私犯,是大小姐身邊的保鏢。

還是……緝毒隊裡檔案完美的最年輕隊長?

他很耐得住寂寞。

不玩手機不看電視,就躺著看天花板,思緒萬千。

從午後到晚上,有些事值得去回想一千遍一萬遍。

轉眼,已近新年。

到處都能感覺到濃鬱的新年氣氛。

雪一連下了好幾天,氣象台都發出了橙色警報,可依然無法阻擋人們出來的熱情。

唐甜甜穿著粉色的羽絨服,腦袋、脖子、手都裹得嚴嚴實實,後背和肚子還貼了暖寶寶。

她全身上下,隻有一雙大大的杏眼露在外麵,左邊眼角下麵還有一滴鮮豔欲滴的紅色淚痣。

她站在商場門口,耐心等著,終於看到了一道藏青色身影。

厲景琛和她穿著同款情侶羽絨服,身形高大欣長。他帶著黑色圍巾,戴著口罩,僅剩下的半張臉依然能看得出帥氣英挺。

明明都穿著圓滾滾的衣服,她都快成球了,可羽絨服穿他身上一點都不顯得臃腫,反而襯得剛剛好。

他一向都是正裝,頭髮乾練後攏,五官都透著淩厲。

可現在是約會,全身都是唐甜甜倒騰的,怎麼溫暖舒適怎麼來。

頭髮冇有打髮膠,有些服帖自然的垂下來,再配上這副日常打扮,竟然有些韓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