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凡麵色冷冽,毫無一絲懼色:“楊衝,若不是靠著那**,你以為你這輩子還能摸到外宗的門?”楊衝一聽,臉色驟變!以楊衝的資質和實力,還不夠資格成為劍宗的外門弟子。他之所以能站在這裡,是因為他有一個已是外門弟子的姐姐楊沐嫣。...

“薑凡,再練十年你也不是我對手!”

砰!

資源殿前,麵容清秀的薑凡跌飛出去,打飛他的是一個青衣少年。

“嘖嘖,薑凡這個廢物,怎麼又來招惹段師兄?”圍觀的弟子看著薑凡,麵帶鄙視,搖頭道。

“就是,不自量力,真丟我們雜役峰的臉。”

“哎,你們不知道吧,以前薑凡跟段師兄可是同窗呢。”

楊衝大步走到薑凡麵前,趾高氣昂道:“薑凡,希望你認清你現在的身份,你已經不是外門弟子,有點自知之明!”

不等薑凡爬起來,楊衝又丟出三塊灰色的石頭,就這樣毫不留情地砸在薑凡身上。

三塊下下品的能量石,山下集市上隨處可見。

“拿好你這個月的資源趕緊滾蛋!”

說完,楊衝就要轉身離去。

“宗門內有規定,雜役弟子,每月有三塊下品能量石!”薑凡艱難站起來,大聲道。

“規定?”楊衝不屑地嗤笑一聲,回過身來。“在資源殿,老子就是規定,怎麼,你不服?”

薑凡麵色冷冽,毫無一絲懼色:“楊衝,若不是靠著那**,你以為你這輩子還能摸到外宗的門?”

楊衝一聽,臉色驟變!

以楊衝的資質和實力,還不夠資格成為劍宗的外門弟子。

他之所以能站在這裡,是因為他有一個已是外門弟子的姐姐楊沐嫣。

甚至資源殿管事一職,也是楊衝依靠楊沐嫣得來的。

這些事情,大家都心照不宣,可是冇有人敢當眾提起。

但他們不知道,當年薑凡還是首席外門弟子的時候,楊沐嫣還隻是一個成日跟在自己**後邊,親昵地喊他師兄的小丫頭。

“廢物,你找死!”

楊衝頓時暴怒而起,一掌拍向薑凡。

砰!

薑凡抵擋不住,再次跌在地上,狼狽不堪。

“你還敢罵我姐!你個臭雜役也配提她的名字嗎?”

楊衝獰聲道:“還好我姐當年醒悟得早,踹了你個冇用的廢物及時止損,否則她現在的名聲都讓你敗壞了。”

“來人,把這個臭掃地的扔出去!”

他的聲音剛落,幾個資源殿的弟子立馬上前。

“滾開!”

薑凡怒喝一聲,用力推開了那些人,冰冷的目光落在楊衝身上。

周圍傳來的幸災樂禍笑聲,落在薑凡耳中是那麼的刺耳,他冷冷一笑,唇角勾起的弧度,就像在臉上生生撕裂了一道傷口。

從炙手可熱的外門首席天才,到棄如敝履眾人唾棄的雜役。

隻用了短短一年時間。

一年前,薑凡憑藉驚人天賦,通過外門弟子測試,成為外門首席弟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