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菱小說 >  慕少嬌妻是大佬 >   第2338章

-

耶律齊早就知道她不會承認,繼續道,“整個王宮之中,除了我之外,還有誰敢誣陷你這個王後?你若冇做,我自然不會追究,但若你真的做出這種大逆不道之事,王後,你該當何罪?”

一聲該當何罪,嚇得王後渾身顫栗不止。

她吞了吞口水,繼續咬口否認,“我問心無愧,冇做過的事情絕不承認。”

“阿安,你來說!”

耶律齊聽言,突然偏頭看向耶律安。

這些真相,全是這個弟弟告訴自己的,由他才說明一切最合適。

耶律安本身就看不慣王後的作為,如今聽王後還在唱戲,隻覺得可笑至極。

在不清理門戶,這個女人遲早會毀掉整個耶律王室。

“之前星月生日,南國主和南國後親自過來赴宴,王妃曾請過南國後為她看病,王妃談及自己滑胎三次,前麵兩胎因月份太小無法判定性彆,但最後一胎,卻是王子冇錯,

南國後在王妃體內發現了毒素殘留,正式確定王妃之所以頻繁滑胎,全是因為有人在她的飲食裡下了毒,這種毒不僅可以殺死腹中胎兒,還能讓人體製變差。

之後南國後為王妃配了藥調養身體,王妃的身體已經有在好轉的跡象,不過國王年事已高,如今想要在擁有子嗣著實不易,所以整場事件,全都是王後你一手操控,就因為你那可恥的妒忌心,導致我耶律王室一直膝下無男兒,隻能養一個外人當繼承人。”

說到這裡,耶律安狠狠眯了下眸子,踱步靠近王後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“你擁護耶律明朔,真的僅僅隻是因為他是收養的養子?”

這話問出口,不僅耶律齊臉色變了,就連王後整個人都麵如死白。

她指著耶律安,憤怒道,“耶律安,你彆血口噴人,耶律明朔明明就是我們收養的孩子,你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耶律安冷笑,隨後從身上取出一份資料扔給她,“王後好好看清楚,就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了。”

王後全身都在發抖,看到資料上的內容,臉色慘白如紙。

當看到最後一行結論,更是控製不住手軟,資料落地。

耶律齊不清楚資料上什麼內容,彎腰就要去撿,卻不想王後突然衝過來,企圖搶走資料,而就在此時,耶律安速度更快的撈起遞給了耶律齊。

“大哥自己看看吧,這女人究竟揹著你做了多少肮臟事。”

耶律齊越發好奇,究竟是什麼資料,能讓王後如此恐懼。

他翻開一看,登時滿臉青筋暴起,就這樣死死的瞪著王後,怒聲咆哮道,“王後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這是一份DNA檢測報告,還是王後和耶律明朔的。

報告上顯示,王後和耶律明朔,竟然是母子關係。

一時之間,耶律齊隻覺得頭上綠得冒光,難怪王後從小對耶律明朔如此偏袒,不管他做了什麼都極力保全。

原來啊原來。

她揹著自己和其他男人廝混過。

王後害怕的看著耶律齊,用力搖頭否認,“國王,這份資料是假的,明朔他......他真的是我們收養的,和我毫無血緣關係。”

為什麼會這樣?

明明她做了保密工作的,就算任何人深入去查,都不可能查到這個線索。

可耶律安又是怎麼知道的?

“既然王後覺得是假的,那就當著大家的麵,在做一次親子鑒定。”

耶律安之所以會知道這個訊息,全是因緣巧合。

早在歐陽先生出事,安心和慕北宸懷疑王宮裡有人和凶手裡應外合,就已經猜疑到了耶律明朔身上,畢竟王宮之中,最想置他們於死地的人,除了耶律明朔之外,再無他人。

再者星月昏迷不醒,王妃找到耶律安為星月看病,耶律安第一眼見到王妃就發現她精神不太對勁,像極了中毒的跡象。

耶律安不懂得解毒,便又請夏安心幫忙,也就是在這時候,夏安心告訴他王妃的情況。

從夏安心口中得知王妃的情況,耶律安就懷疑到了王後身上,畢竟這女人心狠歹毒,為了爭權奪位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宮中有多少人受到她的毒害而不敢吭聲。

耶律安決定為大哥清理門戶,便讓人暗中調查王後的所作所為,冇想到竟然在一次意外中聽到了王後在打電話。

至於內容,便是耶律明朔的身世。

對於這個真相,耶律安深感震驚,他在為耶律明朔看病時拿到他的一根頭髮,又讓人取得王後的樣品,暗地裡做了親子鑒定,冇想到這兩人竟然是母子關係。

想到王後給大哥戴了綠帽,耶律安氣急難耐,便在今日拆穿了王後的假麵目。

冇想到這女人還在狡辯!

“阿安,我和你從未有過節,你為什麼要如此陷害我!”王後哭著道。

耶律安冷冷輕笑,“我耶律安做事坦坦蕩蕩,問心無愧,至於王後你在背地裡都乾了些什麼事,你自己心裡清楚。”

當年他還未脫離家族,王後不止一次的陷害自己,如果不是他福大命大,早就死在這個女人手上。

隻是冇想到,她竟然瞞了大哥這麼大的秘密。

耶律齊用力的捏緊了拳頭,那張紙在他手心裡,慢慢的成為一團廢紙,他看著王後,眼底充血,“王後,我給你一次機會,是自己坦白,還是我讓人取樣做親子鑒定。”

王後無力的癱坐在地。

瞞不住了......

她恨恨的看著耶律安,隻恨不得將他淩遲處死。

明明她在王宮地位穩固,還能將耶律明朔送上王位,結果卻因為耶律安一番作為,她所有的一切都給毀了。

耶律齊見她久久不說話,讓耶律安直接上DNA室取樣做鑒定。

事實證明,結果確實兩人就是母子關係。

如今證據確鑿,耶律齊再也顧不上曾經的情誼,一腳踹向王後的小腹,“說,耶律明朔是誰的兒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