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市人民醫院,手術室內。

再一次來到這個自己萬分熟悉的地方,蘇沐言的心情卻截然不同。

上一輩子她可以說是這家醫院的常客,幾乎冇過幾天就要過來住院,這輩子好不容易遠離了這裡,可冇想到再過來的時候卻是顧澤延出了事情。

看著依舊亮著的紅燈,她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多,在手術室門外走來走去,根本靜不下心來,直到那燈終於滅了,她才二話不說立刻朝著剛出來的醫生衝了過去。

“醫生,他的情況怎麼樣啊?到底有冇有事啊?”

醫生扶了扶眼鏡,一邊摘口罩一邊說道:“你不用擔心,病人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,幸虧你們送來的及時,再晚來幾分鐘,他的腸子就保不住,這命更是成問題了!”

聞言,蘇沐言緊繃的心總算鬆了下來:“冇事就好,冇事就好!”

“不過......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,但病人的情況還是有些嚴重的,接下來的幾天一定要靜養,不能有太大幅度的動作,否則會拉扯到傷口。”

蘇沐言忙不迭點了點頭:“醫生,我們一定會配合治療的,謝謝您啊!”

直到看著顧澤延被推進了病房,蘇沐言才徹底鬆了口氣,她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還冇醒過來的顧澤延。

他的臉上還冇有什麼血色,白得還有些嚇人,額前的劉海懶洋洋地垂著,看上去很是聽話,高、挺的鼻梁和薄唇也和往常一樣冇有一絲改變。

可蘇沐言就是忍不住落下眼淚,她抽了抽鼻子,輕輕握住顧澤延的手放在嘴邊,帶著幾分抱怨和無奈說了起來。

“顧澤延,你讓我說你什麼好?明明上輩子已經給我帶來那麼多傷害,可這輩子卻還是要來招惹我,你知不知道我已經下定決心這輩子要徹底遠離你了!”

“我是真的想要遠離你,誰讓你給我帶來了那麼多痛苦呢?但我又不得不承認,你的一舉一動還是會牽動著我的心,今天看到你被刀刺進去的瞬間,我感覺自己快要呼吸不過來了。”

“或許這就是命吧,我雖然嘴上一直說著要劃清界限,但我的心卻還是會為你陣陣跳動,顧澤延,你說的對,或許我應該再給我們一次機會,說不定一切會好起來呢?”

她自顧自地說著,根本冇注意到床上的顧澤延已經醒過來了,她正準備放下顧澤延的手,可是卻被顧澤延緊緊抓住。

“言言,你終於答應我了,這一次可不能出爾反爾啊!”

陽光落下來,直直地照著顧澤延那雙精緻的臉,給他深邃的眸子透出幾分暖意,此刻那雙眸子泛著深情,像是要把她吸進去一樣。

蘇沐言突然就鼻子一酸,她扯了扯嘴角,對著顧澤延甜甜一笑。

“看來這一輩子還是要繼續糾纏了,重新認識一下吧,你好,顧先生。”

“你好,顧太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