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陸總這可怕的慾求不滿的眼神,應該是乾多多昨夜回來過,

陸總要查的是麗水家園這個小區電梯。

陸夜琛冷哼一聲,轉身走進洗手間。

......

顧氏集團旗下的服裝公司。

乾多多坐在設計師助理的辦公桌上,眉頭緊鎖的處理著小山一般的檔案。

她昨天忙了一天,今天又忙了一上午,已經冇有處理完。

很明顯,這些檔案堆積了至少有一個星期以上了。

她正準備去洗手間的時候,忽然發現傅梓豪來了。

傅梓豪來這裡做什麼?

難道是來看看顧詩雪肚子裡的孩子?

乾多多不動聲色地拿著處理好的檔案,跟在傅梓豪的身後一起走向顧詩雪的辦公室。

傅梓豪走進顧詩雪的辦公室後,乾多多第一時間並冇有進去,而是站在門口想聽聽他們都說了什麼。

她站在門口就看見顧詩雪正在一邊看劇,一邊吃著櫻桃,哈密瓜,陽光玫瑰等水果。

模樣健之就像在自己家一樣,好不愜意。

想到自己這兩天為了處理那小山一般的檔案,處理的有些禿頭,乾多多心中滿是怒火。

她必須抓緊時間在父母的麵前揭穿顧詩雪,她可不想做顧詩雪的傀儡。

傅梓豪看見顧詩雪愜意的吃水果刷劇,一臉厭惡地說道:

“顧詩雪,你看看你現在像上班的樣子嗎?”

“你養父母還說你一個才女,說你們家服裝公司之所以能把服裝買的這麼好,都是因為你服裝設計圖畫的好,還說你設計的每一套衣服都能成為當下熱銷的潮流。”

“還有說你管理才能也很優秀。”

“你就是這樣在公司裡設計衣服,管理公司員工的?”

說完,他眼神嫌棄地掃視了顧詩雪的辦公桌一眼。

上麵除了吃的就是喝的,就是冇有看見一件辦公用品和畫圖用品。

顧詩雪一臉委屈的放下手中的哈密瓜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還扁扁的肚子。

“現在是下午茶的時間,我也是為了肚子裡的孩子能夠健康快樂的成長,纔會讓自己休息的。”

她一臉自信的說道:“我的工作,我已經在上午全都在處理完了。”

“你彆跟我說孩子,我說了,你肚子裡的孩子我不會承認的,你趕緊跟我去醫院把它打了。”傅梓豪眼神厭惡地看著顧詩雪,冷冷地說道:

“我的孩子,隻能乾多多生,你這樣表裡不一的惡毒女人不配生我的孩子。”

“傅梓豪,你能不能醒一醒?”顧詩雪聞言一臉柔弱地勸說道傅梓豪:“隻有我纔是真心愛你的,乾多多已經不愛你了。”

“而且,你父母也不同意我們離婚,他們都很期待我肚子裡孩子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你彆忘記了,乾多多已經和男模結婚了,她永遠都不可能嫁給你,給你生孩子。”

“結婚了又不是不可以離婚,我一定會讓乾多多原諒我,和她那個上不了檯麵的男模老公離婚。”傅梓豪英俊的臉上帶著自信和嚮往,嚴肅的說道:

“隻要你打了孩子,和我離婚,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追求乾多多,求乾多多原諒了。”

站在門口的乾多多聞言,詫異的握緊拳頭。

傅梓豪竟然還想娶她?

不,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她竟然還有一個男模老公?

這真是太可怕了!

她竟然結過婚。

那她在有婚姻,卻不知情的情況下,和首富陸夜琛發生過親密關係,算不算出軌啊?

她下班之後,要趕緊回家問問孩子們,她的男模老公到底是誰?

她是不是要再老公發現她出軌之前,趕緊跟老公認個錯,求原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