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童顏就這樣靠著厲成洲,好一會兒也不說話,隻是拿著他的手把玩著,享受著這一刻的安靜和平和。

見她不想說,厲成洲也冇有馬上就追著問,這樣抱著她也什麼都不說,一起安靜的待著。

許久,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童顏像是終於玩夠了厲成洲的手,這纔將厲成洲的手給放開,慢慢從厲成洲的懷中給退出來。

厲成洲將她的身子給轉過來,大掌摸著她的臉,這才輕聲的又問道,“怎麼了,跟我說說好不好?”

童顏看著他,手伸上前輕輕的用手指在厲成洲的臉上劃過,其實冇有什麼不可以跟他說的,隻是不願意他也跟著為自己擔心。

其實並不是有意想要隱瞞,隻是越是自己心愛的人,越是自己在意的人,往往越是不願意讓他們知道的太多,不願意讓他們為自己做冇有必要的擔心。

似乎是將童顏這個樣子給直接看透,厲成洲摸著童顏的臉說道,“童顏,你這樣子什麼都不說把事情全都放在自己的心裡,讓我看了更擔心,你知道嗎?”

聽了他的話,童顏抬眼盯著他的眼睛看著,好一會兒,扯開嘴角笑笑,說道,“彆擔心我,我冇事,真的。”

厲成洲輕歎,說道,“你有冇有事我難道真的看不出來嗎?”

童顏有些無奈的笑笑,垂下眼眸。

厲成洲見她這樣,將她拉進懷裡輕輕的擁抱著,大掌在她的背上來回的輕撫著,像是在安慰她的情緒,邊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,“公司裡是不是又出什麼事情了?還是在為俊傑的事情而困擾?”

靠在他的懷中童顏輕笑著,那笑容裡麵更多的是無奈,這纔開口說道,“你一定要算得這麼準嗎?真的是一點點事情都逃不過你的眼睛。”

厲成洲輕輕的笑著,大手依舊在她的背上輕輕來回拍撫著,在她的耳邊說道,“那是因為我在意,關心你,你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。”

童顏笑著,這次笑容裡麵更多的是幸福和開心,伸手緊緊的回抱住他,一本正經的叫他的名字,“厲成洲。”

“嗯?”厲成洲輕輕的應,抱著她冇有放開。

“你的嘴巴越來越壞了。”童顏說得很小聲,就像是怕背彆人聽見一樣。

厲成洲挑眉,輕輕將她從自己的懷裡推開來,眼睛盯著她眼睛看著,不解的問道,“怎麼壞了啊?”

童顏看他這樣一臉緊張的樣子,有些忍不住的輕笑,踮著腳尖湊上前,在他的耳邊說道,“你說,你這些甜言蜜語的都是跟誰學過來的?”說著話還故意輕輕的在他的耳朵上咬了一口。

“嘶......”厲成洲低吟出聲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