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童顏知道他說的這些全都是為了她好,隻是有時候說得容易做起來總是顯得特彆的困難。

見她遲遲都不說話,厲成洲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,也不勉強,摸了摸她的臉說道,“好了,彆太逼著自己,多該自己點時間,具體該怎麼做,自己想清楚了再做決定。”

童顏點點頭,朝著他笑了笑。

厲成洲看了一眼她拿辦公桌上還開著的電腦,問她說道,“晚上還工作嗎?”

童顏轉頭也看一眼那電腦,有些無奈的點頭,“還有些事情還冇有處理好。”

看她這樣一臉疲憊的樣子,厲成洲有些心疼她說道,“如果不是很著急的話,那就放一放,明天再來處理,你今天看上去很累,早點休息好不好?”

童顏想了想,那些檔案確實不是很著急,既然厲成洲這樣說了,童顏也不想去拒絕,點點頭答應他說道,“好。”

見她答應,厲成洲輕笑的彎著嘴角,有些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,說道,“真乖。”

童顏俏皮的朝他吐了吐舌頭,說道,“我先把這裡的東西收拾一下,你先回房間。”

厲成洲點點頭,冇有再多說什麼,直接進了房間。

童顏將桌上的檔案和資料收拾了一下,然後關了電腦之後這纔回房間去。

推門進去的時候厲成洲已經躺在窗上,手輕輕的拍著小傢夥的背。

童顏上前,小傢夥睡得很是香甜,嘴巴微微張著,輕輕的呼吸著。

每次看見孩子童顏都會覺得自己心底那最最柔軟的東西被觸碰到,孩子那天真的笑臉在她看來那就是世界上最乾淨美好的東西。

低頭親吻孩子的臉頰,低聲問厲成洲,“小傢夥剛剛有醒來嗎?”

厲成洲搖搖頭,說道,“冇有,不過睡著睡著哭了,可能是白天的時候被什麼東西給嚇到了。”

見他這樣說,童顏又有些擔心的看著孩子,手輕輕的在小傢夥的臉上摸了下,再看厲成洲問道,“冇事吧?”

見她這樣一臉擔心的樣子,厲成洲笑笑,安撫她說道,“冇事,孩子小這些事情難免會有的,放心吧,都是正常的現象,不用太緊張。”

童顏這才放心,點頭冇有再多說什麼,低頭看著安睡中的小寶貝。

厲成洲從床上坐起身來,摸摸她的頭,什麼都冇有說,直接進了浴室,準備洗澡。

童顏側躺在小傢夥的旁邊,手輕輕的在小傢夥的背上來回輕撫,以便讓小傢夥能夠睡得更加的安心一些。

默默的心底裡告訴自己,等忙過了這一段,一定要多抽點時間好好陪陪孩子,也好好陪陪厲成洲。

第二天厲成洲起來的時候童顏也就跟著起來了,因為睡不著,即使睡著了腦海裡也不斷在想著鄭秘書和江雅文的事情,所以早上厲成洲剛有動靜,她也就跟著起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