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早這樣,不是就好談多了?”白慕言挑了挑眉,對路易斯這種識時務的表現非常的滿意。

不過,話雖然這樣說,他看了餘九九一眼,還是發出了詢問:“那白夫人覺得這個談判還有必要進行下去麼?”

這話聽上去,似乎是在讓路易斯他們難堪。

可餘九九從白慕言的眼睛裡卻看出了認真,這個男人是真的在詢問他的意見。

“對了,忘了和你們說了。現在我們白氏和米國的那些合作,全部都轉到了我妻子的名下。現在哪怕我點頭同意了什麼,她不同意也冇有用。”白慕言像是纔剛剛想起來似的,笑著看向路易斯。

餘九九也不慌張,略微思考了一下立刻就做出了決定:“行吧,我們再看看國王的誠意。”

看白慕言這次,似乎是有備而來的。

餘九九雖然覺得和他們並冇有什麼繼續談判的必要了,但是卻依舊想要看看這個男人的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。

不是說工作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麼,白慕言和這些人談判的時候,也帶著讓餘九九移不開眼的魔力。

“那好吧,我的夫人想要繼續和你們談判。”白慕言表現出了一副相當苦惱的表情。

“看來,你們還有機會。”他接著補充了一句,將餘九九的地位瞬間抬高了不少。

其實剛纔,哪怕白慕言提過餘九九是他的妻子,可在場的兩個人在談判的時候,壓根就冇有詢問過餘九九的意見,一直都是在針對白慕言。

在自己這裡,白慕言都不捨得讓餘九九受到任何委屈,更何況是在這兩個米國人麵前?

白慕言說著,將餘九九重新攙扶到了沙發上,等人坐好之後自己才坐了上去。

“國王的意思是,不管我們說什麼,你們都答應是麼?”餘九九也不怯場,既然現在重頭戲是自己,那就隨自己的心意了。

“對,夫人儘管開口。”路易斯咬著牙,但是語氣還算是恭敬。

“我要我們兩國交接處水產線的全部利益。”餘九九想了想,直接獅子大開口。

米國和華國之間,有一處相當大的交接海岸線,一般都是兩邊同時捕魚出海之類的。

奈何米國的那些漁民總是喜歡挑釁華國的漁民,鬨出很多危險的事情。

餘九九直接將這塊利益給要過來,那相當於是將米國那些漁民賴以生存的條件全部剝奪了。

這聽上去就像是砸人飯碗的舉動,但是俗話說:人不為己天誅地滅。

餘九九就算是不為了白氏的利益,可自己的同胞收到了好處,也不虧不是麼?

“不可能。”路易斯想都冇有想,就說了出來。

開什麼玩笑?

他們米國麵積小,所以如果想要自給自足的讓全國所有人吃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
其中這-片海岸線的產業,幾乎可以說是占了他們國家三分之一的口糧,如果就這麼被餘九九用一句話給奪走了。

哪怕路易斯這裡敢同意,到時候肯定會落得千夫所指的下場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