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菱小說 >  神品龍衛 >   第4363章 法神

-

陳揚在靠近泰山的時候忽然想到了法神圓覺!

法神在他心裡一直都是很親切的,當年法神守護地球,鞠躬儘瘁,死而後已。他打從心眼裡敬佩這位大神!

後來法神犧牲,他也為此難過得很。

今日重臨故地,便難免想到了法神。

法神,魔帝,在自己的世界裡,都早已經不在了。尤其是魔帝,那是自己的父親。父親為救自己而死……

陳揚在這一刻,心潮澎湃起伏。但是很快,他就收斂了種種情緒。現實與過往,他分的很清楚。

“當年我覺得法神親切,那是因為我的身份是天命之王。如今可就大不一樣了,我要對付鴻蒙道主,就等於是要對付天命之王。那麼在法神眼裡,我就是個邪惡之徒。若是法神到時候對我出手,我就死路一條。我就算是修到了準聖,也難擋擁有地球之力的圓覺法神……好在的是,法神有自己的行事準則,不會胡亂插手。除非是有特彆厲害的高手進入大千世界,纔會監管。”

“但好像法神的原則也不是絕對的,當年紫清嫂子和小蘭蘭慘死,大哥就逼得法神出手了一次!”陳揚心中有了思量,決定自己要先見法神一次。

過不多久,陳揚來到了泰山上空。

這時候已經是夜幕降臨,泰山上還有不少的遊客。這些遊客都是為了觀看明天的盤龍雲海以及日出。

陳揚每次降臨泰山都會特彆有感觸,記憶之中最難忘的還是在平行世界裡那次和靈兒,宋靈珊,童老師一起趁夜爬泰山的時光。

那好像是他唯一正常的青春記憶!

老天待自己還是很特彆的,體驗了青春的學校時光,也體驗過了鐵血的戰火生活,更體驗過星辰征戰。如今再度重來,更是彆有滋味。

到達泰山上空之後,陳揚的神念掃射方圓百裡的範圍,很快就找到了鎮壓魔帝所在的地方。但現在,他並不想直接去找魔帝。

他想見的是法神。

他也不確定法神是否就在泰山,隻能是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。

他想,法神若在,自己在這裡無論做什麼,法神都是能夠知道的。

當下,便在虛空中抱拳作揖,道:“晚輩陳揚,來自未來五百年,今日穿梭回來,有重大的事情要稟報法神前輩,希望前輩能夠見晚輩一麵。”

他說完之後,現場並冇有任何迴應。

陳揚也冇有氣餒,便又連續說了兩次。

他的聲音並不大,但心裡很清楚,法神一定能夠聽到。

他在三次的話語中都提到了法神二字,法神對這兩個字自然是有敏感度的,自然是不會當做是普通遊人的談話。

過不多時,虛空之中忽然產生波動,接著,一道虛空之門出現。

虛空之門裡傳來一個熟悉難忘的聲音,正是法神的聲音。“進來吧,小友!”

陳揚不由大喜,一步跨入虛空之門裡。

進入大門之中,跟著就來到了一處洞府裡麵。

那洞府之中卻是幽深黑暗,彷彿是自然天成一般,且透著一種陰冷。

陳揚目光如炬,就看到洞府上方有一石床,那法神圓覺就盤膝而坐在石床上。

圓覺還是老樣子,一身灰色布衣,像是一個普通的僧人。

陳揚心頭激動無比,快速來到圓覺麵前,並再次鞠躬作揖,道:“晚輩見過法神前輩!”

圓覺用一種祥和而平靜的眼神打量陳揚,片刻後,方纔微微一笑,說道:“小友請坐!”

陳揚也不講究,席地盤腿而坐。

圓覺說道:“剛纔小友說是來自未來五百年前?”

陳揚道:“不錯!”

圓覺沉默片刻,道:“當真?”

陳揚道:“晚輩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,也不敢在法神您的麵前撒這樣彌天大謊。難道晚輩是嫌命長了嗎?”

圓覺道:“貧僧看小友的修為的確很是古怪,似乎是在短時間裡修煉而成的。若是正常的進度,不會有這樣的神妙。小友的來曆,的確是很玄奇。”

陳揚道:“晚輩是為一件大事而來,此件大事,關乎整個宇宙的存亡。不,準確的說,是所有宇宙的存亡。我們此間的宇宙並非是唯一的宇宙。宇宙之外,還有其他兩千九百九十九個宇宙。合在一起,為多元宇宙!”

圓覺道:“大事?這地球上要麵臨的大事的確有很多很多,每一件都是關乎存亡的。但是小友你居然說到了多元宇宙……這多元宇宙……難道真的存在?”

陳揚道:“晚輩可以將一切前因後果與前輩您細細道來。”

圓覺道:“不可!”

陳揚一驚,道:“為何不可?”

圓覺道:“時間線是神聖的,貧僧身上的能量太大,若是對未來知道的太多,就會對未來的時間線產生更多的逆亂和負荷。”

陳揚道:“晚輩能夠前來,就已經是改變了時間線。之所以能來,也是因為有時間神殿掌管時間線的至尊時間幫忙。至尊時間也不確定晚輩到底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和改變,但當時我們麵臨的情況已經冇有更糟糕的結果了。所以,我們隻能拚死一試。”

圓覺沉默了下去。

他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……

許久後,他才重新看向陳揚,說道:“貧僧看見的未來,是迷茫而充滿危機的。但似乎還冇嚴重到危機整個宇宙乃至多元宇宙。貧僧一直感悟天心,也曾懷疑過多元宇宙的存在。如果說,小友你所說是真,這危機,到底是什麼樣的危機?”

“晚輩……”陳揚心想也不需要你瞎猜,我告訴你便是啊!

但圓覺卻阻止了陳揚說下去,道:“小友,你覺得貧僧應該知道嗎?貧僧若是知道了,會不會做出一些不應該的乾預,從而違反了原則,導致更大的危機到來?這是貧僧所擔心的。”

陳揚一愣。

便也知道法神始終還是心懷天下,悲憫蒼生。

他想了想,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應不應該讓您知道。”

圓覺道:“那麼小友你此行的目的是?”

陳揚說道:“在回答您這個問題之前,我還有個問題要問您。”

圓覺道:“請說!”

陳揚道:“首先,您相信我是來自未來五百年嗎?”

圓覺道:“小友身上也許許多多無法解釋的古怪,但說實話,貧僧依然是半信半疑。”

陳揚道:“還有那些是您不信的?”

圓覺道:“這其中更有可能,貧僧將來是會阻攔一件大危機的存在。你更有可能是未來的敵人派過來,想要麻痹貧僧的存在。”

陳揚一呆,接著說道:“這不成立,因為穿梭到過去,對時間線的傷害太大,後果也太嚴重。官方不幫忙,不認可,我不可能穿梭過來。既然官方認可,那就代表我是正義的。”

圓覺道:“若是敵人掌握了最後的神器,拚死一搏呢?”

陳揚愣住了。

他也覺得法神的考慮也是不無道理的,自己是站在一個已知的未來上來思考問題,覺得一切都很可信。但如果易地而處,突然跑來一個毛頭小子,跟自己說他是來自未來,要自己去乾掉氣運之子呢?明明那氣運之子表現純良,正義且熱血。

“您可以探查晚輩的記憶!”陳揚想到什麼,馬上說道。

圓覺道:“若是存心製造的陰謀,記憶也可以偽造。不然的話,也不會這麼做。”

陳揚苦笑,道:“看來晚輩想要自證清白是很難了。”

圓覺道:“貧僧也有一半是信的,這也是一個正常的反應。貧僧若是全信,纔是不正常!”

陳揚道:“那倒是!”

圓覺道:“那小友此行的目的到底是?”

陳揚道:“還有一個問題。”

圓覺道:“請說!”

陳揚道:“您是否能察覺到天地殺劫即將降臨,天命者,天命之王也即將應運而生?他們出現,是要應對即將到來的地球大劫。”

圓覺多看了一眼陳揚,道:“以小友的修為,是絕不可能感覺到這些的。看來小友的確是大有來曆。”

陳揚道:“晚輩先前說過,有天大的膽子,也不敢來您的麵前無的放矢。您的修為已經是聖人之境,又有地球之力在身。在這個地球上,冇人是您的對手。隻有當靈尊的帝國天舟到來,纔是真正的威脅。”

圓覺苦笑,道:“貧僧突然在想,你會不會是靈尊派過來的。他們覺察到貧僧無法擊敗,所以從側麵入手。”

陳揚心頭猛地一跳,一股子寒意從後腦勺冒了出來,驚恐說道:“前輩,這個玩笑開不得。”

圓覺道:“貧僧是想要小友知道,貧僧並不知道未來的事情,所以會覺得任何事情都有無限的可能性。”

陳揚作揖,道:“受教!”

圓覺道:“剛纔小友問貧僧是否感應到了地球大劫,以及天命之王是吧?”

陳揚說道:“不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