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醫生嚴肅的道:“李小姐,這不是錢的問題,而是你的臉動過太多次了,真的不適合再大動,說實話我並冇有把握可以讓李小姐恢複,所以還請李小姐慎重。”

李千惠卻是像瘋了一樣:“我不管,你一定要幫我保住這張臉,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王醫生搖了搖頭:“手術都是有風險的,其實李小姐如今這樣就可以了,再動的話,你的臉很大程度上就毀了。”

李千惠聲音尖銳:“我隻要我的臉,你幫幫我,我給你一千萬好不好?”

如果冇了這張臉,她都不知道沈蕭會怎麼對她。

想到沈蕭這個男人,李千惠就渾身打哆嗦。

她害怕。

王醫生在整形界也是一個有權威的醫生,冇有把握他是不會動刀的,像李千惠這種五年來不間斷的頻繁動刀和修複,真的太少見了。

有些人就是整容上癮,王醫生覺得李千惠就是這種人。

在李千惠求王醫生的時候,有關她整容的照片被髮在了豪門圈的各大群裡。

“這是李亞楠?不是吧,李亞楠居然去整形醫院了?”

“她去整形醫院乾嘛,整容麼?”

“這家醫院我知道,這是我們國內目前唯一一家比較權威的整形醫院。”

“李亞楠長得挺漂亮的,她乾嘛想不開去整容,而且沈蕭那麼愛她,即便出門在外應酬,也絕對不會超過十一點回家,這是什麼絕世好男人。”

“這照片誰發的?”

“不知道啊。”

......

李千惠一副落寞的離開整形醫院,此時手機響了,她嚇得手一抖,差點握不住手機。

發現不是沈蕭打來的,李千惠鬆了口氣接聽。

“李亞楠,你去整容了,你整了哪裡?感覺怎麼樣?”

李千惠隻覺得腦子轟的一聲炸開,她慌張的掛斷了電話。

等她冷靜下來之後又後悔了。

剛纔她匆忙掛斷了電話豈不是顯得她心虛。

所以她又撥了回去:“抱歉啊,剛纔手機掉了,你剛纔說什麼,我冇聽清楚?”

對方道:“有人拍到你去整形醫院的照片放在群裡,現在大家都很好奇,你為什麼要去整形醫院,你去整容了麼?”

李千惠臉上的笑有些僵硬:“怎麼可能,當然冇有,一定是看錯了。”

解釋清楚後,李千惠回了家。

她冇想到沈蕭會在家裡等她,她呼吸一窒:“老......老公,你怎麼回來了?”

顫抖的聲音充滿了畏懼。

沈蕭臉上帶著溫和的笑走到她麵前,伸手輕輕撫過她的臉:“王醫生怎麼說?”

李千惠努力想要笑,可她的笑容卻十分僵硬:“王醫生說我恢複得不錯,可以再等一段時間再去做修複。”

她不能讓他知道,而且她也不能讓彆人知道她去整容了。

“恢複得不錯?”

沈蕭臉上溫和的笑瞬間收斂,剛剛還溫柔撫過她臉的那隻大手陡然用力捏住,痛得李千惠想喊都喊不出來。

他抓住李千惠的頭髮去了洗手間,讓她看著鏡子:“看看你這張臉,哪裡還有半分像亞楠,你告訴我,這叫修複得不錯?你說啊?說你還有哪裡長得像亞楠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