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菱小說 >  戰寒爵洛詩涵 >   第2610章

-

婉兒哽咽道:“童寶,我也是遠嫁的女兒,我知道你心裡有多牽掛父母。你放心,隻要你哥哥不負我,我必然踐行今日對你的承諾。一輩子不氣惱爹地媽咪。隻給他們多分憂解勞。”

童寶抱著喬婉,淚流滿麵。“謝謝婉兒姐姐。”

夙夙見兩個遠嫁的姑娘惺惺相惜,哭成一團。有心調節氣氛,笑道:“我算是明白姑嫂難處的原因。姑娘們都是爹地媽咪的小棉襖。”

童寶挽著婉兒的手,反駁道:“誰說姑嫂難處了。我和婉兒姐姐就相處得十分愉快啊。”

夙夙誇讚婉兒:“世上有多少姑娘,像你婉兒姐姐那般傻。不愛紅裝愛武裝?”

童寶點頭:“婉兒姐姐生性超凡脫俗。確實是世間難得。”然後白了眼夙夙,“大哥,你還知道婉兒姐姐好啊。”

夙夙一指彈到童寶的腦門上道:“我又不是傻子,當然得往好的撿。”

婉兒笑容璀璨。

童寶忽然歎口氣:“我也不是故意針對萱草,隻是若溪姐和我們一起長大,六姐性情溫順,而且又對二哥有捨命相救的恩情。在我心裡,若溪是最適合最二嫂的人選。”

“可是萱草一來,偏偏就氣走六姐。我想到六姐一世漂泊,好不容易有了個溫馨的家,如今又要漂泊。我是心疼六姐這輩子。想安身怎麼就那麼難。”

婉兒握著童寶的手,安慰道:“童寶,你放心,我和你大哥一定想辦法找到若溪,接她回家。”

童寶淚光閃爍的點頭。

這時候一道豪放的聲音響起來。

“是誰惹我家寶貝兒不開心啊?”聲音清越,透著不羈。

夙夙雀躍的望過去:“葉楓大哥。”

葉楓踏步而來,長臂摟著童寶,溫柔的哄道:“誰欺負你了?”

夙夙臉黑。“葉楓你什麼意思?童寶在我這裡,誰能欺負他。”

葉楓頂回去:“可我就看到她哭了啊。”

夙夙道:“哭就一定是受欺負了嗎?”

葉楓雙手叉腰。一板一眼道:“哭有很多種。可我家童寶的哭,分明就夾著委屈。難受。夙夙,你當我傻?”

夙夙目瞪口呆。

隨即調侃童寶:“得了,看他這麼維護你的份上,我不跟他計較。”

童寶對葉楓嬌嗔道:“葉楓哥。夙夙冇有欺負我。是我觸景傷情,自己哭的。”

葉楓呆愣:“這可是碧璽莊園。你在這裡觸景傷情?”

童寶解釋道:“是二哥新交往的女朋友,氣著爹地媽咪。”

葉楓拳頭握緊:“哪裡來的小作精,竟能把爸給氣著了?”

童寶抽了抽鼻子:“你快彆來這一出,我剛好,你又來。”

葉楓眼神冷冽,不再做聲。

夙夙道:“等你生了兒子,給你帶回來一個你不喜歡的媳婦。你就知道我爹地媽咪雖然生氣卻無奈的心情。這事情你們就把它吞進肚子裡,不可表現出來,令矛盾更加不可調和。”

葉楓和童寶點頭。

夙夙做了最後一次理療,神清氣爽。他就趁機多陪陪童寶和葉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