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菱小說 >  戰寒爵洛詩涵 >   第2611章

-

夙夙喬婉帶著童寶葉楓,行走在碧璽莊園的每個角落。尋找兒時的記憶。

夙夙感慨良多:“我還記得童寶和寒寶初次回碧璽莊園的情景。我那時候是個封閉的孩子,在碧璽莊園見到奇奇怪怪的人和事情,嚇得不敢說話。是寒寶,第一次回碧璽莊園,我也不知哪裡生出來的勇氣,想要保護自己的弟弟,於是克服恐懼告訴他了可怕的真相。”

童寶望著夙夙:“哥,你小時候冇有在媽咪身邊長大,這真是媽咪最心痛的地方。媽咪溫柔,對孩子細膩,她一定能早早的發現你的異常,讓你不至於封閉那麼久。”

夙夙笑的坦然:“你說的冇錯。我的自閉症是媽咪治癒的。她雖然缺席我的嬰幼兒期,可她的出現,卻像一縷陽光。她能及時發現我抗拒上幼兒園的情緒,也能發現我膽怯的源頭。拔出了我的膽怯。這也是媽咪愛我的一種表現。因為愧對我,對我就特彆上心。”

童寶道:“哥,也幸虧你在爹地身邊長大,才成就瞭如此優秀的你。你是個勇敢,睿智。冷靜的人。與我和寒寶截然不同。”

夙夙點頭,“我很感激我的童年。”

夙夙和童寶聊天時,婉兒葉楓一致的沉默。大概想把所有時間都給童寶夙夙兄妹兩。

走著走著。他們就來到鐘樓廣場。

寒寶和萱草坐在廣場的台階上,兩個人都沉默著,看起來氣氛很是不對勁。

婉兒噓了一聲,幾個人偷偷繞到他們後麵,本來準備給他們驚喜,不料卻受到不小的驚嚇。

他們聽到萱草很生氣道:“你爹地媽咪根本不在乎我。吃飯的時候他們表現得那麼明顯。”

寒寶很是無奈:“萱草,我爹地媽咪去哪裡都是相親相愛的,他們兩個人眼裡都隻有彼此。不是故意冷落你。”

“你彆替他們狡辯。如果他們真的在乎我,肯定會給我一個婚禮的初步交代吧。我知道戰家家大業大,我也不奢望靠著跟你結婚發家致富。我要的就是一個態度?比如,給我什麼樣的婚房?什麼樣的婚禮?”

寒寶苦笑:“萱草,在我媽咪眼裡,我們都還是孩子。就連我哥和婉兒姐,我媽咪也冇有提結婚的事情。可能,我媽咪覺得這種事是我們自己的事情,由我們自己做主。”

萱草錯愕的瞪大眼:“那結婚的錢呢?”

寒寶道:“當然得我們自己掙。碧璽莊園是我爹地給我媽咪的禮物。”

萱草無話可說。最後意味深長的睨著寒寶:“你爹給你媽咪碧璽莊園,那你準備給我什麼?”

寒寶作難。黯然神傷道:“我爹地的一生致力於經商,可我的一生,卻被迫走了其他路。註定我無法創造一個財富帝國給你。”

萱草生氣:“哼。”

童寶臉色很黑,“怎麼有這麼無理取鬨的人?”

婉兒道:“童寶,你萱草姐姐身世淒慘,所以缺乏安全感。她所有的蠻橫,其實就是在尋找童年缺失的愛罷了。”

童寶道:“我得治治她的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