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媽咪痛心疾首的指責,寒寶啞口無言。

錚翎長長的歎口氣,很是無奈道:“我也知道一見鐘情的愛情最令人不可自拔,可是我總相信我的兒子,你們見過大世麵,經曆過很多坎坷,所以我相信你們選擇伴侶的眼光。可我不知道,有一天我的兒子會帶回來一個姑娘,她氣走我的養女,還讓我從不爭吵的一雙兒子產生嫌隙。寒寶,如果你是我?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?”

“我違心成全你們,可你們還是不滿足,覺得我不夠真心。可我的真心,也不是媽咪能夠自己控製的啊?那些難免流露出來的疏忽,也並非我本意。寒寶,你原諒媽咪吧。”

錚翎的痛苦和無奈,讓寒寶心如刀割。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,痛徹心扉的跟錚翎道歉:“媽咪,兒子不孝。兒子讓媽咪這麼痛苦。兒子也不想這樣。可我實在不想放棄萱草。”

錚翎道:“我尊重你的選擇。寒寶,我和你爹地已經商量過了,我給你們另外接房產,你空了就去選一套房產。喜歡哪裡就告訴媽咪,買了房子後,你就和她去過你們的二人世界。隻是......”

錚翎臉色肅穆起來,十分嚴肅的警告道:“寒寶,在冇有信心和她攜手一生時,不要跨越男女界限。那樣,你和她的所有共處時光可能會是美好的回憶。一旦跨越男女界限,若是不能修成正果,你帶給她的就是噩夢和災難。”

寒寶默默的銘記於心。

“我知道了,媽咪。”

錚翎說完,又憐惜的望著自己的兒子,然後離開。

寒寶握著媽咪留下來的銀行卡,蜷縮在角落裡,耷拉著腦袋,陷入了無邊無際的糾結和痛苦裡。

他愛萱草,那是願意豁出一切去奔赴的厚重愛意。可是萱草偏偏就和家裡不和,她想要得到所有人的認可,想要得到所有人的關愛和重視,寒寶能理解她安全感缺失的代償心理,可是除了他,其他人並不願意給萱草這份獨特的寬容。

碧璽莊園的女孩子都是在苦難裡涅槃的鳳凰,所以看不起萱草這種柔弱女孩。

他不能很好的協調她們的關係,媽咪為他做出選擇,讓他去外麵另立門戶。

可他捨不得家裡的親人啊。

他該怎麼辦?

他思想一次次徘徊,動搖。是忍痛放棄萱草?

還是豁出去和萱草一起鑄就新的未來?

就在他搖擺不定時,萱草的電話打過來了。

“寒寶。”她哭的非常傷心。

“我想要跟你分開,結束我們的糾結。可我做不到啊。我回到家,閉上眼後,腦海裡全是你。怎麼辦?”

寒寶心痛不已:“萱草,我媽咪讓我們另立門戶。”

萱草驚得好半天說不出話。

“你媽咪竟然為了那些養女,選擇放棄了我們?”她難以置通道。

寒寶安慰她:“萱草,我們可以去外麵租房。我們可以生活在一起。我想,以後有的是機會讓我媽咪認可你的啊。”-